AAAAAAriel

个人兴趣爱好存档,谢谢喜欢。

[奥尤]afternoon kisses 小甜饼

[奥尤]afternoon kisses校园paro 小甜饼

作者 celestial

翻译 ariel 明天考试,今天连更两发求rp!!!

原链接最下方


偷偷摸摸跑到哈萨克斯坦给奥总惊喜的尤里和默默反怼尤里的奥总的甜蜜蜜小日常




尤里不耐烦地吐出一口气,将一缕长发从耳边吹起。天知道为什么这里这么拥挤,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见了一小群人围着花园闲逛,为了隐藏起自己,他戴上了兜帽。

他看了一下的他的豹纹表,13:43.

他们还没有下课。不久之后这里就会很拥挤,这就是为什么他需要在这之前赶这里。

事实上,他在两个小时之前就到达了,但他的行李仍然在最近一个车站的储物柜里。因为他并不想吸引更多注意,所以当所有人都在教室里听着无聊的课程的时候,而他待在这里快一个半小时了。

He heard the school bell ring. Just in time!

他蹑手蹑脚地经过了大门然后靠在了阴影面的墙上。这里是最靠近门的地方。

他再次检查了下表,13:45.

他听见了学校的铃声!就是现在!

仅仅在两分钟之后,数不清的学生就从敞开的玻璃门中走了出来。天哪,到底有多少学生在这座学校就读?

尤里把手往外套口袋里塞得更深。

“哇哦,这些课简直就是折磨,我发誓!奥塔,你怎么做到老老实实听完所有课的。这简直太特么难了!”

他听见了从走廊传来的熟悉的笑声,随即抬起头,看见了一群高年级生吵吵闹闹地走了过来。

他把腿立起来从靠着的墙上站起,朝着入口走了几步,用锐利的眼神看着那群年轻人,那里有他的。。。

“嘿,那儿的姑娘正盯着我们看。”有个人注意到他了。四双眼睛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他们其中的一人不可思议地张开了嘴。”这是真的么!但是,他是怎么。。。”他开始向着尤里奔跑。

“尤。。尤里!“突然这个瘦弱的旁观者得到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他发誓,这是他一生中最结实的一个。

“奥。。。混蛋!你快勒死我了!!“金发美人小声抱怨着,试图从这个太过热情的拥抱中逃离。

“这他妈。。。你他么在这里做什么!我以为你在圣彼得堡为了俄罗斯杯训练!”


终于,尤里从这个高个儿男人的怀抱中逃离了,终于获得了空气。奥塔别克深棕色的瞳孔闪烁着,像是要哭了。

“哦,拜托,别哭啊宝贝。”他回应着并把脑袋转向了一边。他从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一路旅途奔波,定了最早的航班就为了此时此刻。

“哦哦哦哦,奥塔别克,这是你的女朋友?”终于,那群年轻的男孩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他们其中的最高的一个把手搭在了奥塔别克的肩上。这让尤里感到很不舒服!

“抱歉????”他用气声说着。他从阿尔京的手臂中脱离出来,站在了人群的对立面。两只腿叉开站在地上,双手放在两边,他漂亮绿眼睛暴怒的看着他们。

“嘿”他听见人群中有人这么说道,用手肘打了一下那个高个子的男人,有点颤动的看着尤里“这是,这是一个俄罗斯滑冰的”他笨拙的继续说着“这是。。尤里普利斯基”

是的!这就是尤里普利斯基!这个金发美人仅仅只让他们听到了愤怒的抱怨。他是个男的!也许还要说!是一个非常著名的男孩!!并不是什么他妈的女孩!好么!

“难道。。你现在不应该在俄罗斯么?“奥塔别克摇晃着他的脑袋。他站的离他更近了,触碰着他,把一只手放在他的一边肩膀上,但是他仍然不能相信这一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年轻的男人居然站在这里。

但是尤里呢?他抓起了他的手开始跑。

他带着奥塔别克逃离了那群盯着他的人群。

“尤里!拜托。。慢一点!!!“奥塔别克停了下来,弓起脊背开始大喘气。

他们大概跑出了一英里多才停下来。

普利斯基就站在那里,看着他试图平复呼吸。

“你的自行车在附近么?“尤里问到,他看起来有点没耐心了。

“额,它在教学楼那边的停车场里。”

”很好,你去把车取过来然后来接我。我们随便去个提供咖啡和热巧克力的餐厅。“

”什-什么??“

”快点!“这个金发男孩吼道。

”奥塔别克只能点点头,急忙跑开了。


尤里坐在树下的长凳上噘起了嘴巴,再次看了看腕表。那个人却是迟到了。

也许把他送走是一个愚蠢的想法,但他确确实实想要一个完美的约会以及——

引擎的声音传到了尤里的耳畔,他跳了起来!终于!他来了!

“你迟到了!”他抱怨着,但是很快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头盔,跳上了自行车。

他们行驶了整整二十分钟后才停下来,到达了一条小巷,里面有几家可爱的咖啡馆和商店。奥塔别克把他的头盔搁在了把手上,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他的伴侣紧随其后。

他往两边看了看,最终走进了傍边岔路的一间小小的咖啡馆。

“请在这里等会。”他坚持道,留下一个眉毛拧成结,露出困惑表情的金发美人。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有了两杯冒着热气的饮料。

“这杯给你,这是在阿拉木图(注:哈萨克斯坦第一大城市)能买到的最好的焦糖热巧克力了。”

尤里眨了下眼睛,再眨了眨。凝视着他手中的杯子。他--甚至没有问他想要什么?

但是他们并没有做过多的讨论,奥塔别克握住了他另外一只空着的手,开始向前走。

““嘿!混蛋,我们要去哪里?”尤里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后,甚至于他的步伐并没有因为他很难紧跟上他而缩小。

他们走过了一座桥,经过了一条通往巨大楼梯的小岛,但是他并没有往上爬的意思。

“??”

是的,他做到了。

奥塔别克拉着尤里一口气跑上了台阶。

他们一起往上走到了顶部,但现在金发美人开始喘气,“嘿,这特么是干嘛。”他哼哼唧唧地叫嚣道,吸着他手中的巧克力,让他干掉的喉咙好受一点。

“复仇~”奥塔别卡回答道。一个小小的、不引人注目的窃笑浮现在他嘴边。

尤里扫视着他,眨了两下眼睛,咬紧了牙关。

“现在谁是混蛋?”他的目光停留在纤细的俄罗斯金发美人身上。上帝啊,他的头发已经比他们上一次见面长了很多了。.

他听见他的呼吸声但是并没有说什么。他们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

直到他们其中一人的脸开始变红,“额,关于你写的那些信息。。。”

“哪一条?”阿尔京想知道,“我们每天都写十几条的”

“啊哈!”普林斯基靠得更近了。他推着他走,靠在了他的身上,摆出一张如同往常一样暴躁的脸“你知道的,这里,让我回忆起了在巴塞罗那的日子。“他嘟囔着说。

哈萨克斯坦人笑了起来,往下看着他的家乡。“我知道。”他答道

当他感到有点寂寞或者需要灵感的时候就经常来这里,这里就是他滑冰的缪斯。

但他的思绪总是会转移到那个纤细的俄罗斯人身上。他回忆起他们在大奖赛时的相遇。这就是为什么这里如此吸引他。


他感受到一双小小的手滑进了他的外套。两只手臂小心地抱住了他。

“你说,你很乐意再次带我兜风”尤里喃喃道。他感受到他小小的头靠在了他的背上

奥塔别克往他的身边看去,那段白皙的脖颈变成了浅浅的红色。他的头发被风吹起,看起来有点凌乱。

他轻笑着转身,小心的地手围绕着另外一半肩膀。

“我想你了”

尤里的脖子变的更红了。天哪,他太可爱了。

“你-你知道的,关于你发的那条信息。”

“。。。是的?”

”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和你。。。。庆祝我们的。。四个月纪念日。“尤里翡翠绿色的眼睛闪耀着,感受到自己被抱得更紧。

奥塔别克低下头,一个小小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用鼻子去闻他娇小的另一半的头发。

“是的,的确是”他回复道,他避开了他鼻子的遮挡,小心翼翼地垂下头去亲吻他。

他感受到尤里的头抬起来了。他轻柔的呼吸,闻起来有点薄荷香。他感受到他温软的嘴唇期待着一个温柔的吻。。。事实上,他得到了一个充满热情的吻。他将他的另一半搂的更紧,一阵酥麻从脊椎流过。当嘴唇分开时,两人一起笑得天花乱坠。

““嘿,我带你去我家的溜冰场怎么样?“他建议道,与此同时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我想去那儿滑冰!“

这是第一次尤里主动来见他。他从来没有期待过尤里会来这儿。而这是尤里自己选择的,并且没有让他知道。他已经开始期待他们下次在冰场上的见面了。是的,他们也是冰场上的敌人,生活中的朋友,甚至,在巴塞罗那有意义的一夜后,他们,还是伴侣。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01998


甜到发腻,牙疼,但是看完以后,作为尤里的亲妈,咬着小手绢嘤嘤嘤。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AAAAAAri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