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AAriel

个人兴趣爱好存档,谢谢喜欢。

战场之花(又名:一点都不公主的公主(公主群像

Princess Sally(在冰峡上艰难跋涉中):

warning:私设有!!不喜勿入!!


 


 


 


 


————


【雅瑞希尔 ·  荣耀之战】 


  


“沿着河找,找到一棵刻着八芒星的桦树,你们就安全了。”


 


  这是一支由各个幸运儿组成的临时小队,刚刚从一场恶斗中逃出来。这些可怜的幸运儿狼狈不已,样式不同的铠甲无一例外地被血染得鲜红。他们拖着残破的长剑,背着空空如也的箭筒一路狂奔到这里,才想起被俘的同伴。


 


  “等等,你呢?”


 


  临时小队亦有临时小队的团结。就算他们曾经隶属不同的家族,甚至有的语言不通,他们也心存着那一份对同伴的情感,也不愿失去任何一个人。虽然,这并不取决于他们。


 


  “我?当然是去救他们出来了!你难道想把他们都丢在那里?”


 


说话的那位战士神色淡然。她飞快地点了点为数不多的箭,再将一支长枪扛在肩上。那副模样轻松自在,仿佛她要去的地方不是守卫森严的战俘营,而是一场无趣的比武场。接着那位战士转身,向着她曾经逃离的方向快步前进。风扬起了她黑色的长发,宛如黑鹰展开双翼。


 


  “对了,要是我死了,不要忘记给我写上墓志铭——Irisse,一个比Findekano还要英勇的精灵,终于英勇就义了! ”


 


  她清澈如山泉的声音伴着风,远远地传来。


 


 


 


【芬朵拉丝 · 纳国斯隆德的沦陷】


 


  芬朵拉丝握着弓的手有一丝颤抖,她深深地喘了口气。姑姑留下的盔甲压着她单薄的身体,令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纳国斯隆德对岸传来半兽人的吼声,就像压在滚滚黑云后的响雷。


 


  “殿下,您赶快离开吧。”


 


  芬朵拉丝看了一眼忠心耿耿的卫队长。那只颤抖的手忽然平静了下来,正如她现在心如止水,就算是龙也不能够荡起一丝波澜。她露出了一抹安抚的微笑,摇了摇金色的脑袋。烈火的气息随着风扑面而来,阳光向下落在战士们的盔甲上。


 


  “我不会再逃了,我要在这里迎接父亲和Momegil的凯旋。”


 


  她的眼睛中跳动着一缕光,就像初夏时闪烁在池塘上的微光。


 


 


 


【伊缀尔 · 贡多林的沦陷】


 


  埃兰迪尔看着那凶狠的半兽人,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中泛着蓝光的短剑(1)“咣当”一声落在地上。他觉得自己要被劈成两半了,甚至在心中默念遗言。


 


  “然后Ecthelion叔叔,那天其实是我把你的笛子……”


 


  遗言还没念完,只听“咚”的一声,埃兰迪尔感觉到有些湿热的液体溅在脸上,而半兽人的大刀迟迟没有落下。他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借着短剑的蓝光,他看见了那个半兽人的尸体和自己的母亲。他不由得惊呆了,因为他的母亲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裙子,还握着一把剑——那不是她的裙子,那裙子的主人穿着公主的裙子死在了城下。而他母亲本人没有了平日的端庄典雅。相比一个公主,她更像是一个战士。


 


  风声猎猎送来了战争的吼叫,火光和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城墙。伊缀甩掉剑锋上的鲜血,她知道往日的荣光是再也回不来了。她隔着地上的短剑看着自己的儿子。后者的身体仍在颤抖,在幽幽的蓝光中,他的脸色如这月光一样惨白。


 


“捡起你的勇气,图尔之子。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在黑暗中劈开一条前进的道路来。”


 


 


 


【埃尔温 · 愤怒之战】(2)


 


  今天早上,我发现一个女精灵晕倒在我家门口。她浑身是伤,肩部的肌肉被残忍的撕开,伤口深可见骨,血淋淋的一片。我还因为这个晚上做了噩梦。我的丈夫是一个医生,他说这些伤口几乎全部都是被猛禽用利爪抓伤的。我都不敢想像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可喜的是,她的恢复能力惊人,不出两个星期伤口就几乎全部愈合了。我们留她在家中再休养了一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她总是在晚上急切地眺望着大希望之星。那副焦急的模样看上去她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飞到那里去。她不怎么说话,也许是精灵的缘故,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和森林的鸟儿交谈。


 


后来有一天,她走了,走的悄无声息,只留下一片洁白的羽毛。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再后来听过路的一个游侠说,那个女精灵其实是精灵的间谍。她可以变成一只白色的鸟来刺探敌人的情报。在我见到她的三天前,她想飞进魔君的堡垒,效仿她的祖母盗走魔君铁冠上的宝石。然而不幸的是,还没有等她靠近,她就被发现了。魔君的猛禽狠狠地伤害了她,她死里逃生后晕倒在我家门口。


 


  以及,她最后真的是飞到大希望之星那里了。


 


 


 


 


【凯兰崔尔 · 最后联盟】


 


  凯兰崔尔割下那个半兽人的头,鲜血一下子就从脖子上整齐的断面中泼洒出来,仿佛一股迸发的泉水。在她身前,一队全副武装的半兽人面目狰狞,但是惮于她的威慑,他们中没有一个敢上前一步。因为那个不知好歹的莽撞者现在躺在她的靴子下面,头被割下来了。


 


一阵强劲的风刮了起来,扑打在半兽人的脸上如刀割一般。精灵爆发出的杀意须臾间在春天掀起凛冽的寒风。而她甚至都懒得费心去厌食。凯兰崔尔甩去剑上的血,一脚踢在那颗头上。那颗头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同伴脚边。


 


  “带上你们的同伴,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她扬起头,如一只高傲的天鹅,透出睨视一切的气概,“Lothlorien,我罩的。”


 


 


 


 


【亚汶 · 魔戒圣战】


 


  战况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变得糟糕起来,半兽人好像永远都杀不尽一般。埃尔隆德近乎麻木地挥舞着长剑。他受了重伤,视线和意识一并开始模糊。


 


  “倏——”


 


  一道银光划破黑暗,那头企图偷袭的半兽人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应声倒地。埃尔隆德一顿,茫然地回头望去。一道黑色的影子像一只敏捷的豹一般一闪而过,带起一阵风。电光石火之间,一切危险的喧嚣都归于沉寂。埃尔隆德一怔,后背就抵上了一个纤细的身体。铠甲和锁子甲默契地轻轻相撞,如击掌一般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Ada,I got your back! ”


 


  一声嘹亮的号角声吹开了久积的乌云。暮星升起,光辉灿烂,一切黑暗的仆役在这等光辉下都只能仓皇逃窜。


 


——end


 


来讲私设:


(1)那把剑就是刺叮。这是我重看《霍比特人》时的脑洞:巨怪的洞穴里面的武器大部分都是功德林出品?假如刺叮也是功德林出品,那那么小的一把剑(我拒绝它是拆信刀!你见过哪个拆信刀会自带半兽人预警的?)大概就是给当时还是小孩子的埃兰用的


 


(2)私设埃尔温变鸟就像比欧变熊一样来去自如,这样的话莫不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评论
热度 ( 70 )
  1. AAAAAArielPrincess Sally 转载了此文字

© AAAAAAriel | Powered by LOFTER